电子烟柚子官网

  据36氪快讯显示,1月23日,电子烟巨头悦刻母公司雾芯科技登陆纽交所,上市首日股价最高飙涨近150%。雾芯科技之所以股价飙升,离不开电子烟市场在国外的繁荣,以及电子烟行业在市场上顽强不死的属性,或许让资本觉得仍有利可图。

  在美国市场中,电子烟的渗透率达到了31%,国内市场仅渗透不到1%,但基于国内3.5亿的烟民基数,国内的市场对电子烟来说,仍有很大的开发价值。

  只是在电子烟虽然作为卷烟等传统烟草的补充,仍存在很大的健康风险,而在《关于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的通告》发布后,任何平台或商家都被明令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产品,因此电子烟甚至一度陷入一段萧条时刻。

  如今资本再次加码电子烟行业,让这个只能在线下展望宏图的行业,再次走向了媒体面前,未来电子烟行业会从哪方面攻进市场,或许只能在“规则”和健康的范围之内寻求方向。

  电子烟的出现很早,只不过并没有那么大红大紫,在线岁以上人群使用电子烟的人数达到了近1000万,成为电子烟在国内短暂的爆发期。但是爆发之后陷入沉寂,直至RELX悦刻上市,电子烟又露峥嵘。

  据天眼查APP显示,RELX悦刻致力于打造健康的吸烟方式,以此为宗旨发布电子烟产品。而悦刻电子烟共经过三次融资,在2021年1月22日IPO上市时,获得融资14亿美元,悦刻的上市,恰恰验证了电子烟行业仍受资本市场青睐。

  悦刻上市市值458亿美元,中国电子烟第一股就此诞生。据悦刻招股书信息显示,悦刻成立第一年,卖出50万个烟杆、590万颗烟弹,收入1.33亿元,营收过亿,2019年营收15.49亿元,2020年前三季度22.01亿元。由此可见,在国内电子烟的潜力巨大,有望继续扩展,成为全新的烟产品市场。

  一方面,国内烟民基数巨大,在渗透率刚接触不到1%的情况下,有望继续拓展,滋生更大的电子烟市场。而互联网时代人们生活压力与日俱增,在娱乐时间减少的背景下,烟酒成为了部分人的解压工具,替代了休闲娱乐的功能。

  另一方面,据相关数据显示,悦刻的毛利率维持在40%左右的水平,2019年净利率3%,2020年为5%。自起步亏损一次,之后两年一直在盈利增长,而且在电子烟遭遇线上禁售,还有线下受到疫情影响的情况下,仍在2020年前三个季度得到1.09亿元的净利润。

  巨大的盈利空间和成为烟民低门槛的条件,使得资本市场迫切想要从电子烟行业得到市场的反馈,而CIC报告的调查数据中显示,2020年9月底,悦刻的市场份额达到62.6%,其用户知名度也达到了67.6%。在种种条件的驱使下,悦刻成为了资本市场加码电子烟行业的不二选择。

  从爆发到萧条到再次萌发,电子烟的成长无不显示这个行业顽强的生命力,在市场需求的推动下,电子烟行业或许会迸发出更多的机遇。当然,电子烟虽然有很好的展望空间,但是同样也存在很大的弊端,如果电子烟带着这个弊端在市场前行,迟早会泯然众人。

  电子烟早期推出是打着健康的大旗,商家一般会以电子烟不含焦油、悬浮微粒等有害成分作为卖点,有时候也会贴上“戒烟神奇”“清肺”等标签进行宣传,很多消费者因此被激起购买欲望,才会产生购买行为。

  有相关信息显示,烟草在燃烧的过程中会产生4000多种已知的化学物质,其中有69种致癌或促癌物质。而人们对健康生活的要求逐渐提高,传统烟草的危害越来越引起警惕,因此被主打“健康”的电子烟出现,反而减轻了吸烟人的心理负担。

  在使用电子烟的人数不断增大的情况下,电子烟的弊端就立刻显现而出,但是这个弊端与商家的卖点却呈现截然不同的结果。

  据实验证明,电子烟中,除了尼古丁,还可以会有其他多种未发现的有毒化合物。而2019年中央广播电视总台3·15晚会曝光了长时间吸食电子烟的青少年,同样会产生对尼古丁的依赖。

  电子烟和卷烟就算缺少了焦油和悬浮微粒的危害,但是尼古丁的隐患就像到白粉的转变,本质上致人成瘾的作用或许仍未曾改变,电子烟中可能蕴含的其他有毒化合物甚至会对人体造成更大的危害。而这种危害将电子烟又排在传统烟草之后,无法利用健康的性能产生破圈。

  电子烟引起不健康的案例增多,也越来越受到市场关注。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公布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10月1日,美国各地已报告电子烟相关的肺病病历达1080例,至少18人死亡。

  电子烟造成疾病的危害一再让消费者退却,市场乱象也会逐步扩张,因此在发布《关于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的通告》的通告后,为了确保未成年人通过各种渠道购买到电子烟产品,电商售卖渠道也就此关闭。

  电商作为互联网时代强有力的买卖平台,电子烟退出后损失了重要的售卖渠道,也将电子烟的管理统一到线下进行,但是售卖方式并不能解决电子烟带来的健康隐患,制约电子烟产品仍然是一个棘手的问题。

  就目前电子烟企业悦刻上市来说,电子烟或许会迎来新一轮的洗牌,针对电子烟的监控和管理或许会更上一层楼。

  2019年至2020年电子烟中小型企业不断衰亡、变化,比如曾一年完成3轮融资的电子烟灵犀LINX解散了团队,罗永浩的“小野”也转型做起了服装,这些情况都在向市场诉说电子烟市场的艰难。在电子烟不断进化的过程中,“中小已死,强大存活”或许才是真正的王道。

  虽然国内出现了电子烟第一股的悦刻,但电子烟的属性终究不曾占据规则的上方。人民日报曾历数电子烟的“三大害”:危害身体健康,比传统烟草更容易毒害青少年,存在其它安全风险,并表示全面禁售电子烟是大势所趋。

  数据显示,虽然电子烟在国内的渗透率不高,但是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烟民,达到了2.8亿人数,被资本市场认为拥有巨大的潜力,因此开始对电子烟市场再次下注。毕竟烟草市场具有千亿美元的规模,其中产生的利益并不是谁都能抵得住诱惑。

  而随着科技的进步,电子烟的危害或许能够逐步降低,替代目前存在一定危害的电子烟产品,因为只有祛除化学有害物质,抛去尼古丁,才能避免消费者因好奇电子烟增加烟民基数。但是这一点并不仅仅依靠科技的进步,还有商家的良知公德也是非常重要。

  悦刻电子烟上市,并没有提到电子烟市场的根本改变,只不过是资本市场又多出来一把锋利的镰刀,电子烟柚子官网在收割烟民的智商税。悦刻占据国内电子烟市场的60%以上,其一举一动都能给国内电子烟市场带来思考和变动,存在着难以避免的双面影响。

  于好,悦刻上市成为国内电子烟第一股,坐上了“老大”的宝座,市场的监管制度也更加容易实行,而基于悦刻对同行的影响,使得所有监管都容易被渗透,形成管理的有利局面。

  于坏,悦刻作为行业的领跑者,一旦跑偏,也会对同行产生不良的影响,甚至导致整个行业偏离轨迹,对探索未来或许会造成阻碍。

  但是悦刻上市更像是迎合资本市场的手段,想要在巨型烟草市场中瓜分更多的利益,来为自己塑身,未来就算电子烟真的被全面禁售后,也有足够的资本去转型或是离去。

  市场变幻之下,很难预测到电子烟将来如何变化,就比如说电子烟被贴上“戒烟”的标签,但事实上传统烟草与电子烟都含有致人上瘾的尼古丁等有害物质,与其说是戒烟,不如说成是换了一种容器去吸“尼古丁”等有害物质。

  并且电子烟研发至今没有企业研发出可戒烟的产品,但是其戒烟的标签却在很多消费者的记忆中挥之不去,未来如果真的有能够戒烟的电子烟产品,那么必将是悦刻等电子烟企业最大的破圈点,如果没有,电子烟或许也会迎来市场对此来产品的制约。

  当然,很多唱衰电子烟的人认为,电子烟是一个已经看到结局的行业,或许能够在短期内有一定的成长空间,但未来跨不过健康这一道门槛,就无法破圈增长。而电子烟一旦走到尽头,就只能另辟他路。

  罗永浩的“小野”最终成了服装店,而悦刻的后路或许只能“回家继承家产”,成为雾芯科技旗下其他产品的子品牌,脱离原本电子烟行业。电子烟未来能否在“规则”之下存活,就要看电子烟是要做“尼古丁”的帮凶还是“尼古丁”的救赎者。

出处:柚子电子烟和悦刻对比

网址:http://0576mfq.cn/?id=72

您的支持是对博主最大的鼓励,感谢您的认真阅读。欢迎转载,但请保留该声明

评论

访客

Powered By. 柚子电子烟和悦刻对比